您当前的位置:金融研究 > 文章详情

挖掘本土优势 西部城市金融中心趋向细分化

      在西南财经大学教授甘黎看来,西部建设金融中心几无绝对优势可言。

  但从创造GDP和促进经济结构转型的角度看,金融业对地方发展又显得日趋重要。

  正因如此,西部地区的地方政府也在挖掘比较优势,把地处西部的中心城市建设成为某些功能上的金融中心。

  近期,成都市金融办副主任梁其洲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成都金融中心建设,未来五年的工作重点是,建设创投中心、财富管理中心、要素集散中心、金融创新中心。

  而临近的重庆,2015年明确提出了建设功能性金融中心,结算业务是其突破口。同样地处西南的贵阳,也寄希望于借助大数据金融产业实现弯道超车。地方政府为了建设金融中心,可谓使出浑身解数。

  细分化+差异化发展

  2015年,重庆市金融业增加值1410.2亿元,占GDP比重9%。近几年,重庆金融业增加值提高了2.1%,跃居全市主要行业第3位。

  重庆在2015年提出功能性金融中心的建设思路,重点突破方向是结算类业务。

  在全球的金融中心定义有几类:一类是行政和各种总部的中心;第二类是资本交换,资本交易的中心;第三类全球贸易结算的中心。重庆市长黄奇帆曾这样概述。

  当地主要政府官员认为,建设金融中心重庆优势有三:一是金融机构不良率处于全国低位;二是一行三会所有的金融牌照基本都已获得;三是结算类业务发展迅速。

  以离案金融结算、跨境人民币结算、大公司轧差结算、交易所结算为代表。

  据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披露的数据显示:上半年,重庆共办理跨境人民币实际收付结算业务536.8亿元,居全国第11、中西部第2位,涉及企业800家,重庆与104个国家和地区发生了跨境人民币实际收付业务。

  同时,重庆有十余家要素市场,总成交量在万亿规模以上。

  临近的成都在定位西部金融中心的同时,细分出西部金融中心的更多内涵。

  “1993年成都就定位为西南金融中心,到1998年由西南金融中心上升为西部金融中心,成都是中西部地区金融机构数目最多的城市。”梁其洲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2011年9月贵州在起草首个"十二五"金融业发展专项规划时,提出要把贵阳打造成在西部地区有一定影响力的金融中心;到2015年末的时候,贵阳在大数据金融、绿色金融、科技金融、互联网金融等方面走在了全国前列,可以说圆满实现了"十二五"规划目标。”贵州省金融办赵世磊博士曾这样表述。

  在西安,当地政府亦提出了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金融中心的建设思路。发力点在金融商务、科技金融、文化金融、民间金融和金融创新等五大方面。

  成都、重庆的不同路径

  被称为“创业市长”的唐良智已经在今年7月由成都市长转任成都市委书记。成都的创业热情持续升温,而成都也想借此机会,打造创投融资中心。

  “因为创投的活跃也支撑创新创业,目前我们私募基金机构和管理机构基金大概有六百多家,管理的规模有四百亿左右,正在备案的还有五百多家,规模共计一千亿左右。所以成都是未来服务西部的创投中心。”梁其洲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成都金融城是当地金融中心建设的载体,7月26日成都金融城提出打造国内首个金融产业的主体众创空间——“金融梦工场”。

  “成都金融城与中国人民银行近日签署了《关于共同推进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的战略合作备忘录》,双方将围绕金融创新展开一系列合作,金融梦工场就是其中一部分。举个例子,金融创业企业有和监管沟通的需求,我们就可以组织监管、企业参加协调会,因为园区内金融监管部门、金融机构比较集中。”成都金融城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此外,成都还计划打造面向东南亚的财富管理基地。

  “成都地区是目前整个中西部地区高净值人群数量最多、增长最快的地区。目前我们在跟新加坡机构商谈合作,同时希望跟全球的金融机构合作,为这部分高净值人群提供服务,包括培育相关人才,这可能是成都区别于其他城市的显著特点。”梁其洲说。

  建设区域性国际资本市场中心、西部地区要素集散中心,金融的创新实验区也为成都建设金融中心的内涵。

  而在重庆,7月1日,由当地四家平台公司作为股东的渝康资产管理公司成立,将专注不良资产处置业务,重庆市长黄奇帆曾经透露过他的金融发展哲学,之一就是获取一行三会下发的所有金融牌照。同月,重庆钢铁停牌重组,注入资产为重庆金控平台渝富集团旗下金融资产,当地金融界人士认为,这是重庆金融业壮大的又一机遇,渝富集团几乎控股、参股了重庆当地的所有主要金融机构。

  同时,中新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落地重庆,也为当地建设金融中心带来利好,重庆向国家争取了外债宏观审慎管理试点等首批42项金融创新政策落地。中信银行将国际业务运营中心落地重庆,并于8月10日正式开工建设。

  作者:重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