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智库要闻 > 文章详情

何晓宇:主权信用是支撑数字货币发展的后盾

近期,区块链成为科技和金融领域的热点话题。这与最近中美两家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先后面对本国的权力和政治核心团队有密切关系。其中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来到华盛顿国会山接受参众两院关于数字货币Libra的质询,而浙江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纯在北京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向最高层作详细讲解与建议。

 

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听证会接受质询

 

陈纯给中央政治局讲授区块链

 

一个是以企业身份发起的发行数字货币需求,美国的国会议员认为,扎克伯格没有解释清楚为什么想要发行Libra。另一个是以国家最高领导层的形式强调区块链技术在新一轮技术变革中的重要性,并称将要把区块链做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此前已有央行计划发行数字货币的信息。

 

科技创新带动金融快速发展,将数字货币的发行推到了风口浪尖,中美两国不同的态度引人深思。今天国投信达首席经济学家何晓宇教授对这一问题发表了个人看法。

 

何晓宇教授认为首先我们需要搞清楚区块链技术的本质是什么?有哪些应用价值?如何应用到金融创新?其次,数字货币是金融业的一次重大创新,但是创新本身的风险很大,更何况金融创新,没有政府参与的货币创新犹如无本之木。要想获得全民支持,必须有国家主权信用的背书。目前中国和美国政府对待数字货币的态度不同,需要搞清楚其背后的原因。但不论哪种情况,现在的状况都体现了数字货币的发行和使用必须得到国家主权信用的支撑。

 

去中心化是区块链技术的特征 数据安全是其最大价值

 

区块链技术不依赖第三方管理机构或硬件设施,没有中心管制,除了自成一体的区块链本身,通过分布式核算和存储,各个节点实现了信息自我验证、传递和管理。去中心化是区块链最突出的特征。

 

另外,区块链技术还具有开放性、独立性、匿名性等特征,而其分布式账本则可以避免各种主客观因素带来的数据丢失和被篡改的风险,因此安全性是其在各领域应用的最大价值。

 

我国央行提出数字货币发行基于我们国家在相关科技领域的发展已经走在前列。从2014年到现在,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在2016年初,央行数字货币研讨会宣布对数字货币研究取得阶段性成果。我国是以政府主导方式主动发起对数字货币的研究,官方有发行数字货币的意愿。

 

何教授认为央行数字货币与比特币的最大区别是有没有主权信用背书。没有监管在全世界“裸奔”的比特币目前还没有给实体经济带来任何有效价值,而是形成了击鼓传花的“挖矿游戏”。

 

一些金融学者认为,与法定数字货币不同,目前市场上的虚拟货币是对主权货币、银行体系的挑战,可能会引发通货膨胀。同时,对于市场发行的虚拟货币,政策层面预计会继续严厉监管。

 

金融创新的目的是更好地促进社会经济发展,更好地防范风险。据了解,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央行的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另外,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现有货币投放体系和二元账户结构,不会对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形成竞争。由于不影响现有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也不会强化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这样就不会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中国发行数字货币的动力

 

一、替代现钞和硬币,有效防止假钞,洗钱和非法融资等违法犯罪行为。现阶段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注重对M0(纸钞和硬币等现金)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数字货币既保持了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特征,也满足了便携和匿名的需求。

 

二、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作为国际流通货币的美元,依靠全球结算优势,以极低的成本不断剪各国经济发展的羊毛,维持其国内低通胀的优势。人民币自被纳入国际储备货币以来,不断遭到美国的追捕和拦截。推行数字化货币,有利于实现国际交易场所的人民币结算,降低对美元的依赖。

 

美国Facebook发行Libra的尝试首战失利的原因

 

何晓宇教授认为虽然美国企业Facebook没有通过国会的听证会,但是并不代表未来不会发行。美国的金融监管严格,Libra的发行会不会对美元霸权带来挑战尚无法达成共识,且对现有华尔街掌控的美元体系带来不确定性,因此Libra的发行注定不会一帆风顺。从今年7月25日因Facebook的侵犯客户隐私而被联邦政府罚款50亿美元,并承诺实施全新的隐私政策。但是在Facebook接受处罚后美国政府并没有放行Libra的发行权。这是传统美元背后的华尔街利益集团尚没有获得对Libra的掌控权。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明确表示,得不到国会的支持,他不会擅自发行数字货币。

 

由此我们看到,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信用是数字货币的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