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智库动态 > 文章详情

何晓宇:搞新基建--国家是认真的

作为一名政信人,对于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有天然的信仰。对于2008年的“四万亿”刺激计划的功过是非,从一开始的争议到后来因地方债高筑的批评,以至于在疫情和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下,很多经济学家竭力发文阻止中央再来一次“四万亿”,将之比喻为“大放水”、“大水漫灌”,必然引来“洪水泛滥”,“通胀”“贬值”在所难免。听多了这些言论,觉得很有道理,这就是“从众效应”,然而现实告诉我们“鸟笼效应”不仅能改变人们的思维,还能让现实按照人们设计的方向发展。

 

2010年8月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历经三十年飞速发展,中国在第二季度超越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GDP核算成美元为5.8万亿,当时美国的GDP为15.6万亿美元。又经历了十年的发展,中国的GDP增长为14万亿美元,美国的GDP为21.43万亿美元,也就是说2010年中国经济体量仅为美国的29.5%,到了2019年占到了美国的65%。

(图片来源:中国排行网)

 

2030年中国与美国GDP非常接近,2035年有可能超越美国。当然经济体量仅是量化的概念。至于质量,用现在的眼光看,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包括美国、欧盟、日本在科学技术方面仍然领先中国。然而,世界经济的对抗比拼的不仅是科技实力,国家治理能力和经济的综合因素更能看出耐力。经济发展是长跑比赛,耐力比速度更重要。

 

令全世界大跌眼镜的是,一场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供应链、发达经济体、种族问题、贫富分化问题做了一次全面的透视,把这些和平时期掩盖的问题统统暴露出来,给各个国家甚至全球国家做了一次极端情况下的抗压测试。中国为什么在此次全球性公共卫生事件的应对上能够完胜,我认为“新基建”给我们的国家制度、国家治理和传统基建的价值发挥带来了“虎添翼”的作用。

 

在今年5月的“两会”上,国家旗帜鲜明地提出来要继续支持新基建,而且也要把传统基建搞好。以“两新一重”来明确重点支持的领域。

 

在全世界疫情无节制蔓延的情况下,谈论新基建的建设必要更有意义。对于中国来说,新基建不仅是应对疫情对经济冲击的一个选项,而且是未来取得国家经济、科技发展中长期战略目标实现的前提条件。

 

首先大家要重新认识“基建”这个概念。举个例子,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的建设,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战争,也是一场数字化能力建设的大考。240个小时的“云监工”是国内建设史上的首次,作为外行,我们盘点一下这里面用到的“基建设施”和设备。

 

(图片来源:央视频)

 

天上基建:高分辨率卫星

地上基建:立体成像载荷的前后视相机、地面光缆、地面5G基站、VR、星光级的网络高清高速智能摄像机、支持8K分辨率的VR慢直播摄像头等等。 

 

这些设备和技术是17年前小汤山医院没有的,这些设备的启用,不仅是让几亿国人甚至全世界看到了医院的建设过程,更为全国医疗资源在线支援武汉提供了线上便利条件,“新基建”的巨大作用崭露头角。

 

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是城市发展的方向,需要的是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如同城市的大脑和神经,形成“海、陆、空、天”一体化的多层级高效网络,城市的每根“毛细血管”将变得可感知。

 

对于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在高人口密度和高流动性的条件下,能够精准掌控每位人员的行动轨迹,且在短时间内迅速隔离疑似人员,没有强大的信息技术和充裕的公共服务设施是难以想象的,其后果可以拿目前的印度和拉美做对比。

 

当我们把新基建放在更宽广的视角去看的时候,它关涉的是中国科技硬实力在21世纪打一次翻身仗,将产业链从中低端向中高端的推进。

 

在《新基建:数字经济重构经济增长新格局》一书中,作者一语中的指出新基建的本质:新一轮工业革命与产业革命正在孕育兴起,以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纷纷迈向产业化应用阶段,打造一套完善的数字化基础设施成为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化价值链中高端的必然选择。

 

美国以贸易谈判为理由,针对中国制造2025的产业,遏制中国高科技的崛起,这一点就说明发展新基建就是中国突破西方遏制技术发展,击穿其对中国高技术卡脖子的利器。

 

与传统基建不同的是,新基建的参与主体不仅有政府,更多的是以各领域中技术、产业化能力和资本条件更好的央企和高科技企业为主体。新基建敷设后,未来的商业化运作带来的盈利空间是不可想象的。根据本书,未来几年,5G网络建设投资规模将迅速增长,2025年将达到1.2万亿元,仅网络化改造这一领域的投资规模就将达到5000亿元。另外,5G网络建设还将给上下游产业带来投资热潮,例如在线教育、在线办公、在线诊疗、政务信息化等,投资规模预计达3.5万亿元。

 

由于疫情影响,电子商务、远程问诊、在线教育等需求快速扩张,以信息化、智能化、数字化的消费场景迅速进入百姓的日常生活,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作为数字经济的关键内核,新基建正在为国民经济数字化转型注入新动能。

 

作为普通百姓,确定无疑将是未来新基建的受益者,也是未来10-20年中国在高科技领域实现弯道超车的见证者。所以当我们回头来审视四万亿刺激计划的时候,应该放大到国家整个产业链的角度,放大到科技发展的阶段来看,放到中国百年发展的历史高度来看。

 

人所共知,2008年的四万亿刺激计划,地方政府配套了20多万亿,这都是以债务的形式形成,可当我们看到这些债务是以优质的国家资产作为产出,并且为未来发展奠定了基础的时候,一切都是值得的。新基建赋予传统基建更大的财富创造效应。没有四万亿,我们看不到现在八纵八横的高铁路网;没有四万亿,就不会有落后地区的脱贫摘帽;没有四万亿,就不会有战略新兴产业的崛起。

 

那么,新基建是不是值得国家和社会资本重金打造,需要我们站在2030年的中国来看成果,只有时间是最公正的裁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