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成果转化 > 文章详情

健康中国战略是中国转型升级的必然选择

作者:刘国恩,北京大学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研究领域:健康与发展经济学、国家医疗体制改革、药物经济学

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旨发言中讲得很清楚: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的小康。众所周知,到2020年建成小康社会是党和政府的庄严承诺,把全民健康与全面小康联系在一起,其意义可想而知。

为什么健康中国要成为中国经济乃至整个社会建设中一个优先发展的重要战略?这与中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当前的环境、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阶段以及大健康产业本身的规律都很有关系。

服务业需要"加产能"

首先是中国经济自2007年高点以来,遭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虽然2009年有过四万亿的刺激,但经济依然不可避免地结束了高增长,进入了新常态。GDP增速从两位数一路下滑,如今下滑到6.5左右,已经相对平稳,但仍有下滑的压力。

传统产业的经济增长模式遇到挑战。比如制造业,我们很多有形商品都已经实现从无到有,实现全面的更换是很困难的,沙发、柜子、洗衣机,没有革命性的创新,很难全面更换。相比之下,服务业的升级换代要容易很多,家庭只要收入提高,就可以给孩子换更好的家教,家里换更好的保姆等。

这就连接到第二个问题,中国当前的经济结构中,服务业才占到50%,而发达国家很多都达到80%,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也就是农业和工业只占到20%,中国服务业转型升级的空间还很大。与传统产业的去产能、去库存相比,服务业是要加产能。

健康中国战略引领服务业升级

中国要大力发展服务业,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但服务业这么多,哪一个似乎都有理由优先发展,哪一个似乎都有条件作为龙头产业,为什么选择健康中国,选择医疗卫生作为抓手?这其实背后是有逻辑和规律的。

健康中国涉及的产业,尤其是医疗卫生相关产业,有几个特点。

第一是规模可以很大,美国大健康产业占GDP的比例很高,接近20%,几乎相当于整个工业与农业的总和。

第二,医疗卫生或者说健康产业是唯一不服从边际效用递减的,人在50岁想活到51岁,但到了70岁可能更想活到71岁。德国的研究也表示,当家庭收入提高时,饮食、服装等方面的支出占收入比都在下降,而健康投入却一直在上升,与收入比高达1.6。

第三,健康也是人类发明发展的诉求。《联合国可持续发展2030计划》对健康有明确的要求,中国去年也加入了这个计划。

健康中国可不仅仅是医疗卫生,事实上,在我们的健康产业中,医疗所占的比重应该非常低。

根据美国对健康因素的影响分析,人的健康60%左右源于行为习惯,比如爱运动还是爱喝酒,15%左右源于基因,15%左右源于环境,包括我们的空气、水的质量、食品安全标准、城市空间设计、人际关系等,只有剩下10%左右属于医疗,也就是生病之后是否得到及时的、正确的救治。

因此,健康中国远不止医疗卫生领域的改革,而是我们教育理念、运动理念、文化理念的变革,所以要落实到每一个相关政策中去,这就包括教育部对学生健康习惯的培养,宣传部对健康常识的宣传,体育总局对健康设施的开放与管理等,甚至包括文化部、环保部门等,因此,培养健康习惯、打造健康环境是健康中国的重要工程。

分级诊疗是改革突破口

具体到医疗体系的改革,分级诊疗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样的医疗服务机构应该主要提供什么样的医疗服务。

根据我们人类对医疗服务需求的认知,三级医疗服务平台上,医院应该提供的是急诊、会诊、住院、手术开刀。二级医疗是专科医疗,而真正一个国家要大力发展的应该是初级诊疗,也就是社区医疗、全科大夫。全科大夫搞不定的,再送到专科,专科需要会诊或需要紧急处理、长期住院的,再转到三级甲等。

中国在这方面是倒过来的,我们三甲很强大,社区诊疗与全科大夫很缺乏。就像一个金字塔,中国的是倒金字塔,我们有个感冒发烧也都直接去三甲医院,结果是我们只能不断改善挂号制度,但挂号制度只是医疗资源的简单再分配,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根本问题是要把三甲医院的医生解放出来。当然,这不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毕竟这个体系已经运行多年,改革的阻力很大。不过,特别令人欣慰的是,本次健康中国在涉及医疗卫生领域的改革中,将分级诊疗制度的改革放在了第一位。